好吃的丸子

【盾铁/MCU内战】感情修补(上)(ABO 孕梗)

十四君_枕在大少的翘臀上:

·借ABO怀孕梗,存在感很弱


·主要是讲铁罐和其他人的友情还有和大盾关系的修复


·真·治愈向


· ooc有


 




 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Tony看着手上的验孕棒有些不知所措。


“Friday,你从哪里给我弄到这个东西的,它肯定是坏了。”


“Sir,这个验孕棒是您亲自制作的,请问它出错了吗?”


“……Jesus,我干嘛要做这个……”


“因为您感觉自己最近身体机能产生了一些变化——”


“静音,我只是随口一说Friday,别当真。”


他已经把自己关在厕所很久了,坐在马桶上的Tony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,有些迟疑地抚上自己的肚子。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,之前他一直觉得也许是最近吃太多的缘故,而现在他知道了,微凸的小肚子下有一个小小的生命体。


Tony站起身在原地转了一圈,手掌依旧覆在小腹上,然后有些奇怪地摸了摸。


“不是说会动什么的吗?”


“Sir,胚胎才形成两个月。”


“我不是说过‘静音’吗?”


Tony嘴角勾起点得意的神情,“好吧小东西,你成功吓到我了,公平起见,我们去见你另一个爸爸,你也的吓他一跳知道吗。”


一阵电话来电暂停了Tony愉悦的心情,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,非常不情愿的按下了接听键。


“Ross将军。”


“Stark!你现在!马上!给我去柏林,处理你们复仇者的烂摊子!”


“我能问问……”


电话被挂断,Tony拨了拨自己的棕发。


“看来我们在这之前还要去办点正事。”


 


在去柏林的飞机上,Tony半睡半醒之间恍惚梦见了这几年从和Steve初遇的互相看不顺眼到慢慢的合拍,再在到两人莫名其妙滚上床。


他们从第一次上传之后就维持着很微妙的关系,如果说是炮友但谁都知道两人之间比炮友多得多的那份感情,说是情侣但他们彼此都没有对对方承诺过什么。Tony和Steve就这么保持着关系走到现在,他们以为今后的日子也会同样下去。


 


“Sir,还有半小时到达目的地。”


AI的声音唤醒了Tony,他揉了揉依然困倦的脑袋,好吧至少他知道自己突然变得嗜睡的原因了。


“OK,Friday,把国务卿先生给我们的资料调出来吧,让我看看又是哪几个小混蛋做了什么。”


 


 


Tony隔着玻璃看向禁闭室里的Steve,对方专心于观察监控器里的情况并没有在意到他的目光。捏了捏手中的协议和那个装着Howard的钢笔的盒子,他走进了禁闭室。


“这就是你想要的?”Steve偏过头问他。


Tony随意的靠在桌子边上,“不,这只是个暂时的关押点,搞清楚我们需要知道的信息之后就会换地方,我们能给他争取最好的。”


“……我是说,你为什么签了协议Tony,这不像你,发生了什么?”


Tony很不自然地舒展了身体,勾过一旁的椅子坐下,“我只是觉得我们的行动却是需要被监管而已。”他把手上的东西滑到Steve面前,


“猜猜我在仓库里找到了什么?我爸爸的钢笔。”


Steve听他说起Howard不由得放松了紧缩的眉头,打开盒子拿出一支笔看了看,“所以,你现在是来跟我叙旧的?”


Tony对他眨了眨眼睛,“如果心情好,没准叙完旧我还会告诉你一些别的事。”


 


 


可是他们的谈话正如会发生的那样,Steve发现了Tony对Wanda所做的——Tony觉得是“保护”而Steve理解为“软禁”的事。


事件的最后,Steve带着落水昏迷的Barnes走了,Tony不但没有机会告诉他关于孩子的事,还要带着脸上的新伤处理起这些新的烂摊子。


 


 


事情总是这样,在你没有处理好某一件的时候,其它的总是接踵而至。


真相也是如此。


 


西伯利亚的寒风顺着墙体上的洞孔吹进来,Tony在冷冰冰的地上躺了整整两个小时。掺着冰渣的血污已经凝固在了脸上,战甲胸口的破损展示了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

有一阵雪花吹了进来,让Tony从复仇与被欺骗的怒火中回过一些神来,想起刚刚Steve掀开他面罩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挡住了自己的头,全然忘记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。


“Friday……”


Tony想让AI扫描以下胎儿的状况,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空旷的洞穴了只有他自己的声音。


Tony苦笑了一下,抬起手臂用另一只手用力扒开损坏的战甲外层,按下定位器之后,Tony无力地闭上了双眼,爱怎样怎样吧。


 


 


两个月后。


复仇者的工作基本已经恢复了过来,从西伯利亚被找回之后Tony很快就回到了工作中,一边着手恢复复仇者一边久违的管理起了SI,工作之余还要帮Rodey复健,Vison和Peter也还很“年轻”,工作和生活都需要自己的一些帮助。


几个月的时间,Tony突然变成了集所有重担在自己身上的领导者角色。每个人都能发现他的变化,不只是消瘦下去的脸颊和一直都在的淡淡黑眼圈,还有那些在他的假笑下掩饰不住的疲惫与沉重。


有一天,Rodey在复健训练中对Tony说,“嘿伙计,我帮你擅自做了一个决定,你可不能生气。”


在那之后的第三天,Tony在大厅见到了久违的Pepper。


 


“Hi Tony,很久不见,Rodey告诉我你现在变成了SI的鸡妈妈,难得一见,所以我来参观一下。”


Tony待在原地没有动,Pepper狐疑的走近他。


“Tony?”


“Friday!快给我检查一下!我出现幻觉了,我看见了Pepper在这里!”


“Hey!”Pepper生气的拉住叫喊的Tony,“Rodey还跟我说你变了一个人,你根本——你在干什么?”


Pepper有些惊恐地看着突然抱住她的Tony,“Tony……你在哭吗?”


“没有,臭小孩才会哭!我见到你也一点都不高兴!”


“拜托千万别把鼻涕弄在我衣服上。”说着Pepper还是把手放在Tony的腰上安慰地拍了拍,结果和以前不一样的手感逗乐了她。


“Tony你看看,我不在的时候你都长胖了。”


Tony听到这句话突然直起了身,不自然地抽了抽鼻子别开视线,Pepper看着他的表情愣了一会儿,突然反应过来,捂住了嘴,“……老天,你怀孕了……”


“没有!是你弄错了!”


“Tony别说谎,你每次被发现小秘密的时候就是那种表情。”


“NO NO NO NO!我说了NO!”


“Friday把他近几个月的生理报告给我,我现在就看。”


Tony还来不及阻止,十几页报告就这么展示在Pepper眼前。


“……Tony,你上一次的发情期还是在四个月之前,那之后信息素数值有了明显变化,”Pepper边划看报告边给Tony念着,“你还想瞒我什么?要我给你念念胎儿报告吗?”


Tony烦躁地伸手把立体成像的电子报告刷的揉成一团,“Pep,你不知道……”


她是如此的了解Tony,在惊讶之于暗暗算了怀孕的时间,还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Pepper大概知道了Tony发生了什么。


她双手撑在Tony肩头,目光坚定地看着他,


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Tony,我们都会在这里和你在一起。”


 


之后,Pepper帮Tony再一次接手了SI,其他方面的事情也能给他一些小小的帮助。第五个月的时候,Tony的肚子已经瞒不了任何人了,虽然他没有坦白过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他们帮着Tony躲开媒体,甚至在安排任务的时候都会帮他过滤一些繁重的麻烦事。


日子基本回到了正轨上,有时在大家都没有任务的时候还会一起坐在休息室聊天娱乐。


比如现在,新上任的特工蜘蛛小男孩就在沙发里大讲他在学校发生的事情。


 


“伙计们我打赌你们肯定都没有体验过每天都被塞进储物柜的感觉。” 


“首先,”Peter环视了一圈,“Mr.Stark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呢。”


“嗯哼~”半躺着独占一张沙发的Tony满意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。


“Vison?我觉得大家被你的配色吓到的。Mrs.Potts?Uh,看上去可能把我塞进去。Rhodes?……有可能?”


“Hey!你这个小屁孩儿说什么呢!”


“Peter我并没有那么凶。”


“去学校拓展交际能力这个建议可以试试……”


 


耳边是几个人叽叽喳喳聊天的声音,Tony笑着在一旁看着他们,这样的场景让他有些回到一年多前,还没有什么狗屁的超级人类注册法案,甚至还没有奥创事件,复仇者有时聚在他的大厦里直到深夜。


Thor会讲一些关于Asgard奇怪的习惯,Clint喜欢跟着起哄那些东西,两人有时还会争论起来,Bruce时不时插一两句话,Natasha大部分时间都在拆Clint的台,这些时候Steve和Tony都会加入对话中,而有的时候他们俩会旁若无人地凝视起对方,让深棕与蔚蓝在空气里交织。


最开始的时候,Steve非常不擅长这个,他总是再看向Tony湿漉漉的大眼睛之后就克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,因为那双大眼睛总能让他想起那些让人脸红的夜晚,然后他就会红着脸转过头,耳朵里是Tony笑起来的声音。慢慢地,Steve也能很好的参与进和Tony无声的调情中,这种既赤裸又隐晦的爱意交流让两人上瘾,不过他们总能在队友受不了之前从容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
 


 


“Hi~Boy,想什么这么出神,不知道大厦被入侵了吗?”


回过神的Tony突然对上一双金棕的美丽眼睛,是Natasha。


“那你下次进门前记得‘knock knock’。”Tony翻身让出一个位子给她。


Natasha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就坐下了,掏出一个U盘递给Tony,“任务完成。”


是的,Natasha又回来工作了,她仍然是ZF的通缉犯,但因为内战时为注册派的效力让Tony帮她争取了一些自由,现在虽然Natasha面上仍在被通缉,但她已经可以参与复仇者的工作甚至光明正大的“潜”进大厦了。


Tony接过U盘往桌上一扔,“今晚我罢工。”


“好吧,看起来你是该休息一下了。”意有所指地看了眼Tony的肚子,这是Natasha恢复工作之后第一次当面见Tony,即使是神盾局的高级特工也不能停止对这个小生命的好奇。


她俯身靠近Tony隆起的小腹。


“你好小家伙,我是你的AuntNat~”


“也许应该是奶奶Nat。”


Natasha瞥了眼Tony,见他闭嘴之后才满意地问到,“你打算叫小家伙什么?”


“Antonia怎么样?小名可以叫Toni,很可爱不是?”


Natasha眼神一亮,“是个女孩!”


“嗯哼~”


她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,像是思考了什么事情之后开口。


“不考虑下Stephanie吗?”


Tony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,随即反应过来Natasha问话背后的意思,他干笑了两声。


“她的爸爸不喜欢这个名字。”然后起身把手上的果汁全倒回了水槽,他知道的,Natasha在试探他。


所有人都察觉了气氛有些不对劲儿,停下了谈话看着他俩。


Natasha明白其他人都有一样的疑问,只是他们更不愿意伤害Tony,好吧,坏人的角色她来演。


“你和Cap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
“我以为你看了报告Romanoff特工,我打算去带Rogers和Barnes回来,但他们拒捕。”Tony抱着手臂靠在水池边,那是他自我防卫的下意识姿势。


“谁都知道这不是实情Tony!为什么你会重伤单独倒在西伯利亚,为什么那里有Barnes的机械臂甚至还有Cap的盾牌?”


“……无可奉告。”


Natasha就知道对话会变成这样,放缓了一些自己的语气,“Tony,那孩子怎么办,让她一出生就带着一半成迷的身份吗?”


“这有什么?!她的爸爸是Tony Stark,最伟大的未来学家,亿万富翁,她会从一出生就得到全世界最好的宠爱,我也不会犯下当年Howard的错误。”


“但是Tony,Steve是这个孩子的另一个爸爸,他至少有知情权。”


“我就是她唯一的爸爸!”Tony愤怒地指着自己的肚子,“至于所谓的‘知情权’,要是乐意你可以去告诉他,反正你也不知第一次。”


“Tony!”Pepper出了声,“够了,你该去休息了。Peter能不能去帮我看着Tony,保证他乖乖回房睡觉。”


Tony转身离开,Peter迅速跟着他走出了休息室。


“Natasha,原谅Tony吧,我替他道歉。”


“我知道我这个负责唱红脸的搞砸了,”她无所谓地耸耸肩,边说边往外走去,“没事的Pepper,不过我确实得离开了。”


 


离开大厦回到自己的隐藏处之后,Natasha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出了自己的通讯器。


 


 


瓦坎达。


 


“Nat!你不能这么对我!我不喜欢保守八卦秘密!”


“我只是交给你选择权,要保密还是告诉Cap是你的事。”


“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决定。”


“我的决定就是让你替我背一次锅。”


“我收回在我那时在机场的话,我们不再是朋友了。”


“Clint,Tony和Steve都是我们的朋友对吗?”


“……Cap当然是……”


“小鸟我得告诉你,我之前黑过一次海上监狱的监视器,看到了你那会儿对Tony说了些挺过分的话。”


“Nat,我只是……你明白的……”


“所以好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,要知道Tony一直在想办法让你们重新恢复身份好回来见到家人。”


“好吧我知道了……等等Nat!”


“恩?”


“男孩还是女孩?”


 


挂断和Natasha的连线之后Clint就愁眉苦脸地开始思考怎么解决这个事,处理别人的感情事务可不是他擅长的事。


当他忧心忡忡地走进T’challa为他们专门准备的休息室时,他看到队友们正在愉快地吃东西,至少他们脸上的表情和自己的有很大区别,Clint撇撇嘴,他决定让他们一起愁眉苦脸一下。


 


这就是为什么20分钟后几个人安静地围坐在休息室的原因了,每个人脸上都愁容密布,这样对比下来Clint的神情显得还算轻松。


安静中,Wanda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
“老天,我那时还把几辆车扔到他身上!”


“好了孩子,”Clint安慰她,“即使怀孕了Tony也是个男人,他不会突然变得那么脆弱的。”


“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,”Scott耸耸肩,“别看我,Stark甚至都不知道我是谁。”


Sam一向支持队长可也在这时犯了难,“我觉得我们不该瞒着Cap,但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事……”


Scott往前倾了倾身,“我不明白的是,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会闹得这么僵,如果说只是因为那个法案我可不信。”


一旁的T’challa双手交叉靠在椅背上,他和美国队长承诺过,除非队长自己向其他人坦白那天在西伯利亚发生的事,否则她不会告诉任何人,不过当他听到Tony那时还怀着一个孩子时,自责的情绪一直缠绕在心里。


而Wanda依旧陷在纠结中,“其他的暂时不想,那可是一个孩子啊,我们——”


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,Wanda赶紧住了嘴看过去,门口站了一个脸色不佳的美国队长。


“一个孩子?什么孩子?”
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
“Steve我们要告诉你一些事。”


“什么都没有发生Cap。”


Sam和Clint同时回答了他,话音刚落两人互看了一眼,休息室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

这时Wanda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
“Steve……如果可以,我们能知道你和Barnes去了西伯利亚之后都发生了什么吗?你知道的你可以信任我们。”


听到Wanda的问题是Steve愣了一下,他看见了屋子里队友们坚持的眼神,这才明白过来这件事是不应该再隐瞒下去了,就是因为隐瞒他已经和Tony越走越远了。


Steve没有坐下而是保持站立姿势,像陈述报告一样向自己的朋友们讲述了在西伯利亚发生的一切,包括那个录像带和他隐瞒了Tony的事。


 


“那天的事就是这样,所有发生的一切。”


Steve说完后整个休息室一片寂静,没有人出声,但他们脸上震惊又复杂的表情替他们本人说了话。


 


“……所以,Steve你还把盾牌插进了他的胸口?”


他有些不确定地看着Wanda,“不,我应该只是切断了Tony的反应炉能量源。”


“Jesus……Cap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,这样的打斗下你还保住了Tony和你的孩子真是上帝眷顾你。”


“什么…..?”


现在轮到Steve说不出话了。


“没错,Natasha跟我说的,Tony现在已经怀孕五个月了。”


Clint的话在耳边响起,Steve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被卡住了,随即像燃烧起来一样。


 


老天,他那时都做了什么!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其实看完队3更难过的是铁罐失去的友谊,鹰眼在监狱对他说那段话的时候我心都拔凉拔凉的,只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在一起吧,就这样

评论

热度(571)